連續九屆全運會都有他的身影 焦衞平:從選手到攝手
2021-03-16 15:10來源:西安新聞網 西安報業全媒體編輯:李孟謙

  

焦衞平 (資料照片) 受訪者供圖

  西安新聞網訊  專業運動員的“下半場”有不少選擇,但幹體育攝影的並不多。今年63歲的焦衞平,算得上是國內運動員轉型當體育攝影記者的“先行者”。第三屆和第四屆全運會時,他在賽場上揮灑青春,而後的七屆全運會,他用手中的相機記錄中國體壇的芳華歲月。

  機緣巧合參加全運會

  在國內體育攝影圈內,焦衞平是“大神”級的人物,是許多後輩學習的榜樣,但鮮有人知的是,焦衞平曾是一名專業乒乓球運動員。“我從小就喜歡體育,最開始踢足球,後來有一次父親從上海出差回來給我帶了一副乒乓球球拍,我就開始打乒乓球,那會兒十一二歲,可能是我還有些天賦,加上十分熱愛這項運動,球技漸長,後來進入了西安市體校。”焦衞平説道。

  1974年,為了備戰次年舉行的第三屆全國運動會,西藏隊教練在全國各地選拔乒乓球選手,其中在西安期間相中了焦衞平。“一開始我也有顧慮,覺得西藏太遠了,但教練説隊伍是在成都訓練,讓我去看看後再決定,想到有機會能參加全運會,我就跟着去了。”那一年,焦衞平只有16歲。不僅僅是西藏隊,在成都訓練期間,當地部隊的體工隊也看上了他。“西藏隊當時是借用體工隊的場地訓練,體工隊教練看了我的訓練後,問我願不願意加入他們球隊,我拒絕了,理由很簡單,因為我想參加全運會。”

  放下球拍端起了相機

  焦衞平説,由於西藏乒乓球隊是新組建的隊伍,來到三運會賽場後起初被視為“魚腩”,“其他隊伍大都認為我們是他們的‘盤中餐’,我記得有隊伍在與我們比賽前有説有笑,但最後我們5∶0完勝了他們。”作為當時西藏隊的絕對主力,首次參賽的焦衞平在人才濟濟的全運賽場上勝率接近一半,憑藉着出色發揮,他也成為三運會後西藏代表團評選的唯一一名優秀運動員。

  三運會如同一扇打開的窗户,讓焦衞平第一次看到了“外面的世界”,為了更好地備戰四運會,他曾到八一隊代訓一年,但遺憾的是,西藏隊最終止步四運會預賽。當年,21歲的焦衞平也決定退役。“21歲退役放到現在是讓人難以理解的,但在那個年代,當你打球已經不可能有太大作為後,就不得不考慮‘下半場’了。”退役後的焦衞平並沒有離開老本行,但卻也是劍走偏鋒,幹起了體育攝影,“我當運動員時就喜歡攝影,買了個相機不管到哪裏比賽都帶着。退役後西藏體育部門讓我負責《西藏體育》這本雜誌,還專門選送我到北京進修攝影攝像。”

  連獲三屆全運會攝影大賽金獎

  1992年,焦衞平回到了西安,供職於原陝西體委主辦的《體育世界》雜誌,由於當時在年輕一代體育攝影記者中堪稱“翹楚”,焦衞平1995年又進入到新華社陝西分社。

  進入新華社工作後,焦衞平除了全運會等國內重大體育賽事之外,也有了出國報道國際大賽的機會,奧運會、亞運會、單項世錦賽,足跡遍佈四大洲。焦衞平拍攝過諸多經典照片,其中劉國樑的“眉心痣”是他最引以為豪的抓拍之一,而這也是劉國樑職業生涯最為經典的照片之一。“2000年悉尼奧運會時,劉國樑為了打好本屆比賽削髮勵志,將自己喜愛的烏黑秀髮剃成了光頭,比賽時我用膠片相機拍下了他發球後乒乓球剛好在兩眉之間的畫面,我給這張照片起名為‘乒乓痣’,這也是最早的抓拍乒乓球在運動員眉心的特寫照片。”多年體育記者生涯,焦衞平也是獲獎無數,其中包括連續三屆獲得全運會體育攝影作品大賽金獎。談及七屆全運採訪之旅,讓焦衞平印象深刻的事情有許多,“最讓我欣喜的是國內乒乓球人才的噴薄而出,看他們比賽感覺自己那會兒就跟不會打球一樣,技術革新發展太快了。”

  由於如今在北京照看外孫,焦衞平已無法與西安的球友切磋交流,但還是會抽空打打球。對於9月份開幕的十四運會,他説有機會的話一定回來看看,“希望全運會取得成功,對於乒乓球項目來説,希望參賽選手都能有出色的發揮,為陝西乃至全國觀眾奉獻精彩的乒乓盛宴。”

  西安報業全媒體首席記者 閆斌